空山子

麦尔锡兰――第一章 不速之客

 *此文更新不定时
*第一次写文要是哪里出错请都提出来,字错或者用词不当也请提出
*可以的话请给些文学上的建议
*或者是阅读体会
*不喜可喷,请说得越详细越好
―――――――――――――――――――――――――

        北美  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县 五角大楼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正式进入这里,相信大家在那个像闷气罐一样的休息等候室迫不及待了吧,我是鲍勃,有幸陪伴在你们接下来的几个小时,相信我,这里不只一次拯救过全世界。”

    这个军人导游穿着复古的二战陆军下士军官军服,头上戴着一顶棕色大帽,左胸前戴着硕大金黄的五角星徽章,额头上的皱纹,苍白滑稽的头发,浮夸的动作。但是旅游团的各位在之前沉闷的气 氛中开始变得活脱,谁也没有想到在这个严肃的地方有这么一位脱线的导游老爷爷。

   “请大家保持肃静,接下来的时间里会走很长的一段时间,去年有位来自加州的年轻小伙儿,老天,他穿的那身白布帆漂亮极了,他不停的抱怨说自己下半身的灵魂已经留在了这里。”鲍勃不停的打趣,大家都被他逗的哈哈大笑。

    “很抱歉,各位,大家的游览时光结束了。”两名黑衣侍者出现在众人面前,大家都将注意力放在鲍勃导游的笑话上,并没有注意到他们两个的出现。这两个黑衣侍者戴着一副墨镜,身形体格魁梧的就像好莱坞动作明星一样。“请大家配合工作。”听那句话的语气,如果不同意就会从腰中掏枪指向你的额头。

   一小时后 五角大楼内部某办公室内

  “取消所有游览参观,今天的所有人员现场撤离,推迟,一直推迟到下个月,对下周的也是。”斯蒂芬已经在电话中催促,他被忙的额头大汗,虽然在这里比较忙碌,但是今天忙碌的反常。

  “斯蒂芬先生,这是即将到来的贵宾,我们的第三会议室已经离预定席超出了两百人,第四会议室也已经将近满员。”助理苏茜将那一攥攥的文件递交到斯蒂芬手中。

      斯蒂芬瞄了几眼手上这一攥攥厚重的文件“国会,参议会,CIA都来了。全国最有权势的人都要汇聚在这里,见鬼,是美国被入侵了吗?”斯蒂芬看着外面平道上挤满的全国权贵那是五角大楼最大的两座停车场,不远处的高速公路上涌满了政府专员的坐车,从外面手工打磨发亮的车身上可以看出车子价值不菲,里面必定是不同凡响的大人物。

          “整个弗吉尼亚州的交通已经乱套了,民航全部已经停止运营,由政府作为临时机场。”斯蒂芬不满的发泄着。

    苏茜急急忙忙的退了出去,她现在手头还要去帮忙接待贵宾。整个五角大楼像是蜂窝,大厅,会议室,停车场,从广场一直延伸到高速公路。无论哪里都是人满为患。苏茜走在环状长廊上,来来回回的接待工作和高跟鞋让她的脚肿胀。苏茜低下头揉揉脚跟,从走廊玻璃望下去,密集流动的人群布满了大厅中的每一处。今天的五角大楼就像是时代广场。

   一位老者走进人群,整齐银白的头发,俊俏的脸上有几丝皱纹,年轻的时候一定迷倒过万千少女。油亮的黑皮鞋,一身精致的西装,行为举止精简干练,带着一股地道的英伦贵族范儿,看不出已经年过花甲。这位先生用皮鞋蹬蹬脚底下被打磨发亮的大理石地板,笑着望望这个环状大楼“可有段日子没来了。”

   老者走到了大厅一处不起眼的大门,他将那副满负年轮的手掌伸在一处扫描仪处。一段绿光上下对应着这副手掌的每一处掌纹。“确认通过”随着一身模拟的电子女声响起,这扇超合金大门被打开了。

    门后简直就是另一个世界,在这里只有清一色的黑衣保镖。他们站在走廊两侧,而这个走廊的尽头  直通往一部电梯,电梯门前有两位黑衣侍者他们都手持M4卡宾步枪,一位穿着礼服的军官站在哪里。对比大厅里混乱密集的人群,这里一切井然有序。老者径直走向电梯,那位穿着礼服的军官迎了上来。老者从手中掏出一份小本册,这个小本册外面裹着精致的黑牛皮,牛皮上印着几个精细的小字。军官点头致意随后接过老者手上的小本册,打开端详之后立马递还给老者,并敬礼。老者点头以微笑回礼。军官回头回答“VIP”,一位靠近在电梯旁的保镖拿出一部对讲机“VIP”。穿着礼服的军官将老者迎入电梯里“祝您今天一切都好,先生。”随后便关闭了电梯门......

    橡木圆桌上,围绕着参谋议员们。这是这座会议室的传统,就像亚瑟王时代的圆桌骑士一样,每一个人发表意见时大家都能看到,这里没有上坐下坐之分。这个圆桌上还有一只空位,他的主人还未到来。一位侍者静静的将一张文件放在议员们的面前,随后往下一位议员重复这个相同的动作。这个会议室里只有十几人不到,却都一个个老白的头发,岁月的年轮遍布在他们的每一处,就好像一株株古松。他们看完这份文件后,有人或将双手捂住鼻梁处,陷入沉思。有人仍仔细揣摩着每一个字,还有位议员盯着文件迟迟未转移视线。大家都将注意力集中在那张百来字不到的文件上,整个会议室安静极了,只留下呼吸声和手滑动纸张的声音。

    “抱歉,让你们久等了,议员们。”这位声音的主人就是先前的那位老者,他彬彬有礼向着各位问好,并走向在会议席上就坐。

    “好的,都到了,我们可以开始了。”这位议员拿起手边的那张文件。“谁能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全国各地的权贵都来到了这里,现在的五角大楼人多的就像里约热内卢过狂欢节。

     老者点点头“我们十几个小时前在索马里执行了一次渗透任务,不过出了点事故。这次任务我是中央指挥,先生。”

     一位议员站起了身“据我所知,这次任务是由你直接指挥。但在其后,停靠在波斯湾的乔治希尔顿航母上有两架F-18战机起飞记录,它们并未返航。在之前的管理记录上,它们在起飞前只有200加仑的燃油。并没有满载飞行。大概在几个小时后,也就是当地时间4点钟,距离索马里首府摩加迪沙西北三十里的地方发生过一起爆炸。”这位议员用眼神示意一位站在墙角边的军官。

    在橡木圆桌的中间,一处以四方形开始下凹,随后光源呈起,中间的机器将无数个光点重合。散射出来悬浮在空中的图影。图影上显现出了北非的轮廓,在一处靠着波斯湾和印度洋的半岛上,隐隐约约有一小处红点。“这次爆炸的范围直径约十三公里,威力约有2吨TNT。在发生之前,据在马来西亚维和部队驻地士兵反应,曾出现过古怪的电磁干扰现象。”

        影图被一点点放大,小小的红点开始慢慢充斥整片图影。“在爆炸发生之后,冲击沿途扫荡,所幸当地的高山吸收了不少冲击波,到达摩加迪沙的时候,只对一些地基并不坚牢的地方造成轻微损失,但在沿着间歇河流域两旁的地面,他们就没那么幸运了。当地的军阀部队都暂时的停止了内战,他们以为自己的行为触犯了神。所以都在虔诚的诵经祷告。”

     “精彩的报告,先生。”老者摸了摸他左手无名指上银亮发光的戒指,戒指上镶嵌着一颗银白的狮子头,威武的雄狮是他家族的象征,如中世纪封建领主对家族荣誉的看重与传承。

      在这位起身的议员旁,另一位议员站起了身,这位议员用鹰眼对视老者。他的眉宇中藏着一股剑锋。“我是FBI的沃夫局长,那么你能谈一下整个事情的经过吗?”

      “尊敬的沃夫先生,您认为以两架战机所挂载的武器,能造成这次爆炸吗?”

      “以索马里的武装,它们还不具备有这个能力。不过提醒一下,你和你的组织所有的信息中情局都没有备案,我们唯一知道的是每年国会军备拨款上,总有30%的款项通过红海贸易公司,而资金去向不明。我们查过这个公司,它是个五角大楼非法公开出售的地下基金。我对你和你的部门一无所知,就算最高机密的备案上提到你们也只有一个简简单单的“m”,我想‘m先生’您应该把您知道的全部都告诉我们,我们有权了解所知道的一切。”FBI号称掌握着美国整个20世纪的秘密,但,这一个是例外。

       “尊敬的沃夫局长,我不得不提醒你,这是最高机密。无可奉告。”‘m先生’站起了身。“先生们,我知道你们此行的目的,最好不要了解这些事,祝你们好运。”他转身便走,背影渐渐消失在房间的尽头。

     “艾格勒·西蒙,看来他守口如瓶。”沃夫望向一处不起眼的位置,西蒙慢慢出现在沃夫的视野中,他有着一对深蓝的双瞳,雪白的络腮胡,尖尖的高鼻梁。如同欧洲老牌的电影明星。精细的西装在他身上,整个人精神焕发如同正值壮年。在他的食指上戴着一枚闪耀的戒指,戒指上镶嵌两颗闪亮的鹰头。

    西蒙翘起嘴间“沃夫局长你知道的,他的处境很糟糕。” 他的嘴间扬起一抹笑意,就像政客看见自己的政敌陷入劣势的得意。

      环状长廊上,这位‘m先生’看着焦急的人群,焦急的蚂蚁们都在下面。天空中,天幕中已经隔着一道点点稀少的蓝幕,如血的残阳在哥伦比亚特区缓缓降下。他拨通了耳边的卫星电话,短短的波流之后冒出一阵男中音“洛桑先生,已经来接你了,今天的弗吉尼亚州真是热闹。” “嘿,达尼尔。就在临时机场停下,最快的时间,我需要急着见一位老朋友。”洛桑回答。

       天空中,一架私人商务机打开了信号灯,不断的闪烁着.........

     中国  南方近海某二线城市

     “让我想起了我的故乡亚特兰大,那里的天气也是这样。”他在用望远镜看着海边的一片片逼近的黑云,有一副“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

     “米勒别抱怨了,重新勘察。”

     “马特,大雨很快就会过来。”

     两个人都趴在摩天大厦的天台顶上,米勒和马特是一对老搭档,米勒负责观察计算,而马特是位射手。马特紧紧的用右肩抵着枪托,他将左手扶住漆黑的枪身。仔细的用狙击镜观察,这是他的个人习惯,他是位精英射手。按时间习惯性的记录每一处位置。

    “嘿,马特,相信我,这里是最好的位置,一览无余。”米勒中尉利用望远镜做着测绘,他身边有一副速绘本,他将所绘测的东西全部记录在上面,并在特定的地方做上距离标测。“米勒,看看那些彩旗,简直是最好的风向标。”马特将狙击镜锁定在一条条的彩旗上,那些彩旗随风飘摆,这些安置彩旗的主人或许是在庆祝某个节日。 “马特,这里是闹市区,小心走火。”米勒观察街面上人来人往,下面各个街区上都是密集的人流。“别紧张,我们只是负责观察支援,中尉。”

     “马特,早餐时间到了。”米勒的肚子不经一阵翻滚,他们已经在这里蹲守了一天一夜。马特从袋中取出一小块压缩饼干,抽出军刺,用刀背将饼干锤裂分为几块。“中尉,最好拌些水。不然难以下咽。”马特捣鼓一小点放入嘴中,随后从水壶小酌一口,在口中咀嚼下肚。米勒将一小块吞进口中,他的牙咬的嘎嘎作响。“像肥皂一样。”米勒每一块面部肌肉都动了起来,马特在一旁偷偷做笑,他将另外几块放入袋囊,这么一小点的东西已经足够满足他们一天所需的热量了。

     “大雨就快来了,到时候有我们受的。”大雨下起的时候,空气气压会变低,最致命的是雨滴打在射出的子弹上,对弹道精度有着重要的影响。原本一片晴朗的天空已经变得渐渐黑沉,马特将防雨布披在枪身上,他需要保证自己枪支高效的精准,如果枪管内进水的话,弹着点会变得非常的怪异。

      米勒中尉对着手上的电子腕表“还有段时间,等一下雨来的时候,能见度可能会降低。马特看那座通信基站,没有什么比它更完美了。”马特看到了那座基站,所处在一栋高楼之上,非常显眼。那是某个通信公司设立的,在范围内,用户可接收网络服务和电子通信。“米勒再去找几个,把他们的位置和距离全部记下来。”

     马特转头“到时候我们从哪里撤退?”

     米勒中尉用手指了指“优先从空中,其次陆地。不得已走水路,水里只有鱼,没有人会追踪我们。”

    远处 闪电雷雨交加。慢慢逼近两人的栖身之所.......